当前位置:中国书画艺术网 > 专题 > 尚辉:在文化自信中凸显中国画艺术变革

尚辉:在文化自信中凸显中国画艺术变革

2020-08-04 17:07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最受美术界和社会广泛关注的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中国画作品展如期揭幕了。 这届全国美展中国画作品展以600余件的体量展现了当代中国画创作的整体状态,其在 表现生活的宽广度,贴

 最受美术界和社会广泛关注的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中国画作品展如期揭幕了。
 

  这届全国美展中国画作品展以600余件的体量展现了当代中国画创作的整体状态,其在表现生活的宽广度,贴近人民情感的真挚度,凸显当代社会的人文风貌上,都有许多可圈可点的作品。譬如,让人过目难忘的李玉旺的《使命》,通过消防队员富有雕塑感的形象,塑造了当代青年中既充满青春活力也富于使命意识的形象;王珂的《都是热血儿郎》没有正面描写救灾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奋勇救护的场景,而是着眼于描写已极度疲惫了的解放军官兵在救灾现场疲劳困顿的情景,其形象刻画得真切生动,让人们对他们肃然起敬;而陈治、武欣的《尖峰食刻》所描绘的青年厨师在现代化后厨紧张劳作的情形则完全改变了人们对中国厨房的印象,在当代生活中,餐饮快递已完全改写了人们最日常的生活方式,但很少有人会想到餐饮加工背后的场景。这些作品所描写的现代生活不仅真切,而且凸显了当代青年在不同职业、不同岗位上的真实境遇与他们的真实心理。画家对于他们的绘写,既来自对生活的深入观察,也富于艺术的再提炼和再创作,其日常之中体现的崇高,其瞬间之内呈现的隽永,让人们久久回味。

尚辉:在文化自信中凸显中国画艺术变革
李玉旺《使命》,195cm×178cm
尚辉:在文化自信中凸显中国画艺术变革

陈治、武欣《尖峰食刻》,230cm×160cm

  就中国画类型而言,此届工笔画或兼工带写的水墨画,占据了入选总数的绝对优势,这是从第十届全国美展以来中国画出现的发展态势此届也不例外,甚至显现出更加明晰的演变轨迹。应当说,这也是当代中国画发展的总体趋势,并成为本届中国画展最鲜明的学术路向。人们特别期待在本届出现优秀的、占据较多数量的水墨写意作品,但不免落空。因为水墨人物画作为新中国以来中国画变革最剧烈的画科,早在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就基本完成了适应现代社会人文表达的艺术变革。从第一届全国美展徐悲鸿的《从世界和平大会听到南京解放的消息》始,到五六十年代杨之光的《一辈子第一回》、方增先的《粒粒皆辛苦》、黄胄的《洪荒风雪》和刘文西的《祖孙四代》,再到八九十年代周思聪的《人民与总理》、王迎春与杨力舟的《铜墙铁壁》、赵奇的《京张铁路:詹天佑和修筑它的人们》等,中国画水墨人物几乎完成了笔墨加素描这一写实性转型的历史性变革,并达到了相应的艺术高峰,此后历届全国美展中的水墨人物画基本是这一模式的延续,表现平淡,甚至还没达到周思聪、杨力舟、赵奇等人在这些作品中呈现的艺术高度。今天来审视水墨写意人物画,也包括写意山水与花鸟,其式微并不是全国美展参评作品以及评审标准的问题,而是以写实美术教育为主导的现代中国美术教育的必然,石涛、青藤、八大的水墨大写意时代不复存在了。

尚辉:在文化自信中凸显中国画艺术变革
方增先《粒粒皆辛苦》
尚辉:在文化自信中凸显中国画艺术变革
刘文西《祖孙四代》

 

  相反,写实美术教育体系却是现代工笔画复兴的观念来源与技艺源头。从第九届全国美展何家英的《米脂的婆姨》、李乃蔚的《银锁》等开始,工笔人物画不断刷新人们的眼球。一方面工笔画在写实的深入程度上持续挑战其语言的表现限度,另一方面则是从装饰趣味转向一种思想深度的表达,似乎当代艺术的观念与隐喻也成为工笔画纳入其内,并以此来挑战其艺术当代性表现的适应度。正是这种能够汲取从欧洲文艺复兴开始的古典写实到现当代艺术这样超长的学术跨度,从而赋予当代工笔画以新的表现活力和学术支撑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工笔画已成为今天中国画的代名词,它的能够借鉴与融合众多外来语种以及多种绘画媒介的表现张力,使之具备了最具创造空间的一种绘画。如果我们一味以写意的水墨形态作为中国画的基本样式来衡量这届全国美展的中国画,肯定会失望和失落,毕竟水墨写意人物画在前九届全国美展就基本完成了它的变革格局,而工笔画却仍处在历史的变革之中;如果我们以石涛、青藤、八大这些文人水墨作为中国画写意的标准,那么也便罔顾了中国画形成的基本形态其实就是“丹青”——“工笔重彩”的史实。而工笔未必就不写意,且不说“写意”是中国意象思维的文化特征,就是工笔画的基本要求“笔工意写”也颇能窥见其写意精神。本届美展中的《使命》《对话》《非洲在路上》《援非医疗队》《开放的中国——文明?互鉴》和《芳华》等之所以让人耳目一新,就在于这些作品在造型写实或借用多种绘画媒介的同时,仍然较好地体现了意象、意写的中国画基本特征。

相关文章